“萨克斯让我拿手术刀的手更灵活”(图)

上周末刚刚举行的第二届市民文化节“市民演奏大赛”展演的舞台上,一支完全由医务工作者组成的管乐团在台上风头正劲。

相比起舞台上大多数区县文化馆专属的乐团抑或校园乐队,这支医务职工乐团团员的主业是与音乐反差最大的一支组合。不知是否为了刻意与“白衣天使”的形象有所区别,他们选择了一身黑的装扮。而他们选择演奏的《波斯幻想序曲》延绵而恢弘,充满波斯异域风情与浪漫想象的乐章在全场演奏的曲目中显得亮眼,决赛上评委全都给予了这首曲子9.5分的高分。同时,这也是社区医生刘永谦在乐队三年多来吹的最难的一首曲子。

医疗系统都知道瑞金医院有一支职工管弦乐队。五六年前,乐队参加上海之春获得非职业组银奖,激发了市医疗系统工会决定组建全市性的职工管弦乐队的决心,2010年,工会组织了一次乐器大赛的海选,瑞金、新华、仁济、东方、六院、急救中心等,各医疗单位的“音乐特长生”通过那次比赛脱颖而出,组成了这支医务职工管弦乐队。

乐队成立后,医生们坚持每周排练,但医务工作者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各个声部总也难凑齐的窘况。作为沪上重要的医学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拥有自己的乐团,而乐团中的许多乐手就成了医务职工管乐团的“救火队员”,当他们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许多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这支乐团的血液。如此一来,乐团虽然业余,但也拥有良性且可持续的发展。

乐团的圆号手刘永谦就是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乐队加入的医务职工乐团。作为周家渡社区医院医生,刘永谦说自己的日常生活其实程式化到不知从何说起。“早上到病房,跟着主任查房,检查记录各项指标,参加病例讨论……还有很多很琐碎的事情。”从小喜欢和堂兄弟们一起玩乐器,到了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又和同学组乐队,工作后乐队成员各奔东西,因为工作繁忙,又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乐器就被束之高阁,直到医务职工乐团的成立才让他重新拾起音乐的梦想。

如今他虽然在乐团里吹圆号,事实上,小伙子是个“多面手”,从小学习的是萨克斯,大学到了乐队因为长号声部不缺人就改吹了长笛,毕业进了医务职工乐团又再次因为长笛声部不缺人改学了圆号。虽然铜管乐器之间有共通之处,但每种乐器都有自己的嘴形和指法,现在他三种乐器都吹得流畅自如,哪里需要哪里上,是队里十分“好使”的乐手。

刘永谦回忆自己学习乐器的经历,“怕吹不好影响别人,就在喇叭口里塞上布练习”。如今“艺多不压身”,他还想着有机会再学一门黑管,“所有的乐器里我其实最喜欢的是黑管,但是目前看来难度还挺大的”。

和刘永谦一样,乐团的大部分医生都很年轻,平均年龄只有33岁。年纪最大的队长徐兆平51岁,是瑞金医院泌尿外科医师。他从小是音乐发烧友,听《立体声之友》长大,在广播里学习了音乐入门知识,并且爱上古典音乐。38岁那年医院成立瑞金乐队,人不足,他就主动报名,开始正式学习乐器,后来又加入了医务职工管弦乐队,他现在是乐团里次中音萨克斯演奏者,对于乐团,他十分上心,曾经还差点自掏腰包给乐团买小号。“乐团给了我追逐梦想的舞台,在这里我变年轻了”,他说,还有很多的年轻人小时候都考过乐器十级了,走上学医之路后就与音乐分道扬镳了,乐团把这些爱音乐的医务人员聚集在一起,让音乐重新回归了他们的生活。

一起登台共同演奏让乐团成员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排练演出之余大家有空还会聚聚。他们来自18家不同的医疗单位,专业涉及各医疗学科领域,如普外、内科、泌尿、消化、妇产、护理、药物研发等,音乐是他们闲聊的第一主题,除此之外,时常还会聊到工作,一次一位乐队成员聊起自己当天刚碰到的一个疑难病例,结果其他的队员你一言我一语都发表起自己的看法,最后这次聚会变成了一次不同科室的“联合会诊”。“大概没有哪个会诊能找到像我们这么全的科室成员”,“音乐和医学都是我们的共同语言”。

医生是一个冷静和情感并存的职业,这是它与乐手的共通之处,“音乐让我们能更心平气和地面对工作,耐心地对待患者、理解患者”。徐兆平是泌尿外科医师,他经常要上手术台做手术,“玩乐器、拿手术刀,都让我的手指更加灵活”,当他抄刀上手术台的时候,他认真对待每一刀,“和音乐一样,这也是一门艺术”。